同同脑洞制造坑

存脑洞的一个号 nct条妹 偶尔会有nct内容 不定时更新 不定时抽风
微博@MARKJUN_H QQ 210492669

闪人
一年后见

Alone LJH20170829

BGM:gasoline-halsey
“没有尽头 你需要一往直前
 
                                                             别回头”
———————————————
  阴冷。
  2017年8月29日
  来到这座城市的第五天。
  Jae仍旧骑着那辆租来的机车,在这座城市游走。
  他喜欢夜晚,所以选择了来这个夜晚很美的城市,毕竟他不是真的来这里旅行,所以尽管白天有多么好玩的事物也懒得去看,偶尔被外面庆典欢呼声吵醒,便低骂句脏话,翻身继续睡,傍晚安静一点的时候,他才出门。
  Jae最喜欢初秋的傍晚。燥热大多褪去,凉飕飕的风抚上脸庞,似一位冰冻美人的亲吻,留不住,飘过就走。然而在深夜就有些强烈,冷风呼呼地往袖子领口里面钻,原本瘦瘦的身体被迫变得臃肿,还有雾,打在脸上湿湿冷冷的,这并不让人高兴。
   偶尔也喜欢停下来看看城市的夜景,“喧闹 热烈 ”这是他对这里的印象。但眸子中映出的这些五彩斑斓的画面终究不属于他。“陌生”——脑子中闪现出这个词。
  

   “啧。”苦笑。
   发动机车,继续前进。
   “you can't wake up,this is not a dream . you are a part of machine,you are not human been.”
    保持孤独。
   



 

     MY HEART IS GOLD
                       AND
                                MY HANDS ARE COLD


end.

   
  

   
  

【我们的内心世界】SJX×LJH
读本文专用bgm:nevada     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喔

        我醒来在一个森林里,远处的天空发出迷人的青绿色和黄色的光。突然,从四面出现了许多鲸鱼,它们载着我向那神秘的光飞去。我听到水声越来越近,轰的一声,我掉到一个黑色的海里,越来越深。海底散发出和刚才一样的光,我拼命游去,好像到了宇宙中心。那些星体射出各自颜色的光,神秘又美丽。冥想了片刻,我        向海王星游去……
        在游向海王星的途中 我看到了很多神秘值得去探索的事物 这些都是海王星的魅力 我越游越近 终于揭开了海王星的神秘面纱 原来……
        原来海王星上的大漩涡是一个旋转的滑梯,一直通向宇宙的边缘。人类所能观测最远范围外的世界,我很好奇,于是继续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 遇到了虫洞 我来不及避开被吸了进去 洞里一片黑暗 还有某种宗教特有的祷告声 不知过了多久在漫长的黑暗后突然感受到了强光 我闭上了眼睛 直到我听到祷告声越来越远 我才慢慢睁开眼睛 你无法想象我眼前的世界 我来到了我熟悉的家乡 不同的是 这里一切都是反着的 天空和大地对调 云飘荡在脚踝边 我动了几下脚 发觉自己好像踩在玻璃上 脚下随着我的动作出现了一圈圈涟漪 像是在水面 当我惊讶于这一切时 我看到一个奇怪又熟悉的背影 她好像发觉到我的存在 转过头来  是我自己 ?!这是平行世界……
        我拨弄开旁边的云,发现那是我自己。我轻轻的问:你是我吗? 她撩开我的头发,耳语道: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你啊。 她把一片粉色的花瓣放到我的手心。没想到她慢慢向后走去,身影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忽然 我醒了。觉得刚才都是真的,那种真切的感觉,我从未体验过。我穿上衣服,走向屋外,却摸到口袋里有一片粉色的花瓣。哈哈,我就知道这是真的 。

________end__________
           完结

【梦影🌸】 by 司jx × 刘jh 20170827

    司:    我醒来在一个森林里,远处的天空发出迷人的青绿色和黄色的光。突然,从四面出现了许多鲸鱼,它们载着我向那神秘的光飞去。我听到水声越来越近,轰的一声,我掉到一个黑色的海里,越来越深。海底散发出和刚才一样的光,我拼命游去,好像到了宇宙中心。那些星体射出各自颜色的光,神秘又美丽。冥想了片刻,我向海王星游去……
    刘:   在游向海王星的途中 我看到了很多神秘值得去探索的事物 这些都是海王星的魅力 我越游越近 终于揭开了海王星的神秘面纱 原来……
    司:   原来海王星上的大漩涡是一个旋转的滑梯,一直通向宇宙的边缘。人类所能观测最远范围外的世界,我很好奇,于是继续向前走去……
    刘:   走着走着 遇到了虫洞 我来不及避开被吸了进去 洞里一片黑暗 还有某种宗教特有的祷告声 不知过了多久在漫长的黑暗后突然感受到了强光 我闭上了眼睛 直到我听到祷告声越来越远 我才慢慢睁开眼睛 你无法想象我眼前的世界 我来到了我熟悉的家乡 不同的是 这里一切都是反着的 天空和大地对调 云飘荡在脚踝边 我动了几下脚 发觉自己好像踩在玻璃上 脚下随着我的动作出现了一圈圈涟漪 像是在水面 当我惊讶于这一切时 我看到一个奇怪又熟悉的背影 她好像发觉到我的存在 转过头来  是我自己 ?!这是平行世界……
   司:    我拨弄开旁边的云,发现那是我自己。我轻轻的问:你是我吗?     她撩开我的头发,耳语道: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你啊。 她把一片粉色的花瓣放到我的手心。没想到她慢慢向后走去,身影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忽然  我醒了。觉得刚才都是真的,那种真切的感觉,我从未体验过。我穿上衣服,走向屋外,却摸到口袋里有一片粉色的花瓣。嗯,我就知道这是真的                  刘:    “我有个不切实际的梦 我化身一只鹿 在一片青幽的森林里 应该是秋天吧 成群成片的松树叶子沙沙作响 群雀乘着风儿飞翔 远处的山被迷雾笼罩着雾将天空和大地连成一片整体看起来十分迷幻又安静 似乎整片森林只有我一只鹿 我孤单站在岩石上 听着群雀扑腾翅膀的声音 听着树叶沙沙的声音 独自欣赏这美妙之景
无从分享 我跳下岩石 向澈如明镜的小溪踱步 低头 饮水 定睛 喜悦 抬头 微笑 是一只美丽自由的鸟儿 我 有了同伴”
                                                 【END】

20170805
284days for jaemin
ccccccccccccc
我他么贼鸡冻

余烬

带感

JKiMm_:


02

李敏亨修窗户的时候,罗渽民在厨房忙活,饭菜的香味一直往鼻子里钻,馋得他头晕眼花。
罗渽民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炒饭回到卧室,一边大快朵颐,一边监督李敏亨工作。
“渽民。”李敏亨咽了口口水,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
罗渽民冷冷看了他一眼,把勺子里的饭粒舔得一干二净。
瞅见他粉色的舌尖,李敏亨更急了。
“渽民呐⋯⋯”眼巴巴地盯着他,就差滴几滴眼药水了。
很奇怪吧,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
想继续说些什么,嘴边突然多了一大勺炒饭。罗渽民依旧是一副面瘫脸,眼里却藏了笑意。
李敏亨傻乐着张大嘴,猝不及防被塞了满口饭,烫得要死。那也得咽下去。
罗渽民看着他腾出手给嘴巴扇风,笑弯了眼。下意识含住勺子,吃掉剩余的饭粒。
“啊——”李敏亨一瞬间变为嗷嗷待哺的小奶娃,张嘴求投食。
送上门的不是美味的炒饭,是美味的罗渽民。
轻轻啃咬着,然后舌尖抚过牙齿,忽的入侵口腔,舌与舌纠缠在一起。
窗户开着,李敏亨重心不稳向后仰去,倒挂在窗外。罗渽民惊呼一声,紧紧抓住他的手。李敏亨借着腰腹的力量支起上身,甚至腾出一只手抹去嘴角的唾液。
“下周六去游乐场么?”

Ten挽着徐英浩的胳膊依偎在他身边,粉色的棉花糖吃得满脸都是,徐英浩忙着帮他清理。
李敏亨双手没处放,只好学罗渽民,插兜里。
Ten对徐英浩软磨硬泡,让他陪他去坐旋转木马。李敏亨问罗渽民要不要一起去,罗渽民果断地摇头,从长袖中伸出一根手指,在地图上戳了几下。
过山车、海盗船、自由落体⋯⋯
李敏亨不由自主地尖叫,而罗渽民在制高点依然伸长了脖子,兴奋地东张西望。
“以前没来过?”李敏亨脸色惨白,大口喘着气,委婉地拒绝了罗渽民想再来几次的请求。
罗渽民摇摇头,隔着衣袖抓住李敏亨的胳膊,轻轻晃着,双眼闪闪发光。
“我真的吃不消了⋯⋯”李敏亨真挚地看着他,又有些于心不忍。
罗渽民松开手,眼角耷拉下来,噘起嘴。
李敏亨伸手捏捏他的脸,他便乖乖凑过来,在李敏亨脸上啵了一下。
真是搞不懂你啊。
李敏亨苦笑。就在他几乎心一横打算再坐一次过山车的时候,徐英浩和Ten回来了。
“我们去鬼屋吧!”Ten举起手挥舞衣袖。
李敏亨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还不如坐过山车呢。
罗渽民拽住他,轻轻拍他的背。“不怕的。”说完又啵了一口。
“噫——”Ten故意拖长了音,捂住脸,假装悲痛的样子调侃道,“渽民跟我都没这么亲!”
李敏亨羞红了脸,却见徐英浩把Ten揽进怀里,咬他的嘴唇。
李敏亨看向罗渽民,后者已经跑到鬼屋前,兴致勃勃地看介绍,双手缩在袖子里,交叉举在胸前。
徐英浩舔舔嘴唇,宠溺地揉着Ten的头发。“你和渽民先休息一会儿。我和Mark有点事,马上回来。”他冲李敏亨使了个眼色,两人便一起离开了。
“我们不玩嘛?”罗渽民指指鬼屋,失落地问Ten。
“乖,等他们回来一起去。”Ten替他整了整衣服。
八月份还穿着长袖捂得严严实实的两人,遭到了不少路人奇怪的注视。

砰。
徐英浩把枪管塞进一人口中,面不改色扣动机板,面前炸开一朵血色的花。
“你能人道一点么。”李敏亨强忍住胃的不适,别过脸不去看那令人作呕的场景。说着连开三枪,三人应声倒地,干脆利落。
“别忘了你的小朋友喜欢虐待尸体。”徐英浩戏谑地笑着,拭去枪口的血,然后抵住李敏亨的太阳穴,“Mark,你太善良了。你最好教他怎么用枪。不然早晚有一天,你得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他割得四分五裂。”他扳过他的脸,冷冷看向他剧烈震荡的瞳孔,嗤笑一声。
他松手,李敏亨倒退了几步,一脚踩在脑浆和血液的混合物上。
“不过,”徐英浩转着枪,给予一个同情而遗憾的微笑,“这样一来,你很有可能被打成筛子,然后再被剁成肉酱,最后丢到火里。一样的下场,甚至更惨。不知道我们的疯子小朋友吃不吃人⋯⋯”
“你闭嘴!”李敏亨气得浑身发抖,下意识把枪口对准了徐英浩。
脑海里再一次浮现那个画面,那张姣好的脸在噼啪作响的火焰中扭曲,露出狰狞诡异的微笑,手术刀反射出凛冽的白光,刀刃与肉体摩擦的声响淹没在逐渐虚弱的嘶喊中⋯⋯
李敏亨在害怕。他知道罗渽民是个疯子。他怕徐英浩说的会成真。
“啧啧啧⋯⋯”徐英浩惋惜地摇头,握住他的手腕,稍一用力就迫使他丢掉了枪,“胆小鬼,早点做好心理准备是有必要的。收拾一下回去吧。”
“那你呢?”李敏亨像是被抽光了力气,虚弱地质问。
徐英浩停下脚步。
“你的下场是怎么样的?被他扭断胳膊和腿,捏碎五脏六腑,扭断脖子,然后他踏过你的尸体,去找下一个人?”
冰冷的枪口抵上额头。
“他打不过我。”
徐英浩冷笑,反手,枪托狠狠击中李敏亨的后脑勺。
“倒是你,小鬼,这么弱,别落得和你哥哥一样的下场。”
李敏亨捂着伤口,倒吸一口冷气,听到这句话全然忘记了疼痛。
“我哥哥到底怎么死的?!”他猛的抓住徐英浩的胳膊,眼中满是愤怒和渴求。
“他们该着急了,回去吧。”徐英浩搭住他的肩,冷静得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敢哭我就一枪毙了你。”他威胁道,语气却柔和了几分。
李敏亨吸了吸鼻子,把所有的不甘和悲愤都咽回肚子。
他当杀手是想给父母和哥哥报仇。可是他连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的记忆是断片的,在徐英浩第一次把李泰容的枪交到他手中之前,除了永无止境的杀戮,他只记得两场相隔甚远的葬礼,墓碑底下没有死者的骨灰。
组织里传言李泰容是死于爱人之手,徐英浩却不许他提起任何这样的传闻。挚友毫无征兆的离去对他的打击也很大。这几年,他一直在尽力照顾李敏亨。
有些事情不能再提。
小鬼,但愿我们都等不到那一天。

远远地就看见Ten和罗渽民被人劫持,消失在人流中。
李敏亨十分惊慌,想要追赶却被徐英浩拦住。
一只被捏扁的易拉罐从天而降,徐英浩侧身躲过,阴戾的眼神牢牢锁住出现在左上方的几个身影。
他舔舔嘴唇:“走,看看残忍的毒蛇怎么扮演懦弱的小绵羊。”

枪口死死抵着太阳穴,喉咙被扼住,Ten吓得瑟瑟发抖,时不时发出呜咽声。
罗渽民看到他的眼色,不再挣扎,松开拳头低下头,藏起满眼的杀意。卡在喉间的手让他喘不过气,忍气吞声更让他烦躁不安。
“我是不是说过不要动我的人?”徐英浩跳上天台,不屑地挑眉。
“John,救⋯⋯啊!”Ten惊呼,却被狠狠踢了一脚膝盖。
他看到Ten楚楚可怜的样子,即使清楚那全部是假象,还是为他演技所折服,揪心万分,恨不得一枪解决“威胁”他性命的人。
不过这样就没意思了。那副软弱任人宰割的模样,除了在床上,徐英浩还是第一次见。
他开着无关紧要的玩笑,步步紧逼,但迟迟不拔枪。
Ten试着挤出几滴眼泪,无果之后,干脆放弃,冲徐英浩挤眉弄眼,妩媚地笑着。
小狐狸。
徐英浩强忍着笑意,依旧不动手,继续挑衅。
砰。
挟持罗渽民的人突然倒在血泊中。
徐英浩咒骂一声,举起枪,把Ten夺过来紧紧搂在怀里。
“John,你好坏啊。”Ten刻意抽噎几声,抬头咬住他的喉结。
徐英浩笑而不语,捏住他的脸颊迫使他松嘴,然后狠狠咬上他殷红的嘴唇,吮吸舔舐。
李敏亨蹲在罗渽民旁边,不知所措。
刚才,他看到罗渽民抖得很厉害,喘着粗气,脸色苍白,而那人猥琐的手离开了他的脖子开始往别的地方摸,他便毫不犹豫地开了枪,不顾徐英浩的吩咐。
罗渽民害过很多人,他李敏亨管不着。但是没有人可以伤害他。
李敏亨看着罗渽民把自己缩成一团,依旧在发抖。他想他是不是害怕了,是不是触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他抬起手想要拍拍他的背,说声“别怕,我在”。
“别碰他!”Ten突然冲过来把罗渽民护在怀里,眼里满是戒备。
李敏亨尴尬地收回手:“他没事吧⋯⋯”
Ten没有回答,只是一手顺着罗渽民的背,一手捏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嘀咕着什么。罗渽民渐渐平静下来,摊开双手搭在Ten的膝盖上。
徐英浩意示李敏亨回避一下。
“不是叫你晚点动手么?”他捶了他一拳。
“他害怕了。”李敏亨视线依然朝着不知在做什么的两人,声音有些虚弱。
徐英浩没忍住笑出了声:“小鬼。那不是害怕。”他让他思考一下死者身下的一大摊血迹,“因为不能痛快地杀人所以不爽啊。”
李敏亨开枪之前那人就已经死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他心口处被折断的细小的刀片。
李敏亨一下子泄了气。
恢复正常的罗渽民这时候跑过来,拉住他的手,说:“鬼屋。”
李敏亨下意识甩开他的手,退后几步。满手是血。
罗渽民扑闪着睫毛,走上前,再一次拉住他的手,固执地说:“鬼屋。”
李敏亨望了望阴沉的天色,又看了看他的眼,看着他眼里闪烁的热切的光芒,产生一种他不过是个天真的孩子的错觉。
于是他点了点头,紧紧握着他的手。
罗渽民冲他笑了笑,其实也就是眯一眯眼,然后啵了一口。
徐英浩搂着Ten已经下去了,李敏亨觉得有些冷。
他也亲亲罗渽民的脸,说服自己不要再想那些恶心的画面。

他是天使的时候,就不要耿耿于怀撒旦的罪行。

踏进鬼屋的那一刻,李敏亨还是吓得紧紧抱住了罗渽民。
他虽然是个杀手,但每每看到子弹击穿头颅,脑浆迸裂,他回去以后总要吐个昏天黑地。徐英浩曾经把他和一屋子死态各异的尸体关了一整夜,没用。一时间,他全然忘记了他抱住的就是曾害他吃了一个月素食的罪魁祸首。
时不时蹿出来的鬼脸和四处悬挂的血淋淋的内脏让他不敢睁开眼,甚至迈不动步子,基本是被罗渽民拖着走。他紧紧抓着他的手,也不管有没有弄疼他。
前面Ten一直在大呼小叫,哭哭啼啼地往徐英浩怀里钻。
Ten不再发出惊悚的尖叫时,李敏亨以为快结束了。他睁开眼,却发现罗渽民异于常人的兴奋的神色,在阴森森的鬼火中露出残忍嗜血的笑容,饶有趣味地细细打量每一件高仿人体器官,眼中发射出贪婪的光芒。
那副样子,比任何一种鬼怪都令他恐惧。
一张烧焦的脸悄无声息出现在他面前,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狠狠甩开罗渽民的手,跌跌撞撞朝徐英浩跑去。
天使也不过就是几秒钟的时间,比昙花一现还要难求。恶魔终究是恶魔,疯子永远是疯子。我在奢望什么。
罗渽民怔了怔,然后用碰过李敏亨的那只手摸摸自己的脸,冲那张烧得辨不清五官的丑陋的脸笑了笑。
前面并排的三个人就快走到出口,光线很刺眼。
李敏亨吓得虚脱,徐英浩背着他。Ten怎么也等不到罗渽民出来。
鬼屋的工作人员说,有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杵在里面,跟道具焦尸说话,怎么也赶不走。怀疑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Ten让徐英浩先走,他跟工作人员道歉,然后跑回了鬼屋。
李敏亨半睁着眼,迷迷糊糊看见Ten拽着张牙舞爪的罗渽民出来,听到他痛苦的嘶吼。每一个音节都狠狠砸在他的心上,下一秒就要支离破碎。真的好疼。他也很痛吧。
“别看。”徐英浩按住他的脑袋。
他看见工作人员被击昏,Ten试图制服失控的罗渽民,匕首贴着他的脖子,他看到他流血了。
嘶吼逐渐转变成呜咽。李敏亨在徐英浩宽厚的背上沉沉睡去。

游乐园鬼屋失火,现场发现多具尸骸,均遭肢解。经确认,其中五位死者为该鬼屋工作人员。

“不杀人的话,会很痛苦吧。”



TBC


20170723
初见
名为绒绒

20170722
271days for jm
都要上高三了的你
我猜也正是喜欢听别人夸你帅而不是可爱的时候
你真的很有魅力
要不然我怎么会等你这么长时间呢?
但拜托不要让我等到整整一年
我等不起了……
这次回归也差不多也是初见那天的日子
我期待你的
“大家好我是nctdream的渽民
我回来了”

Degenerate(六)[完结]

穗岁年年:

谢谢看完的你们♡


#


黄仁俊高考超长发挥,上了一所非常棒的大学。若是竞赛,一等奖也是被保送到这个大学,所以黄仁俊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吃亏。认认真真读完大学四年,并没有选择考研,而是直接出来找工作。凭借自己的学历和实力,花了短短几年就在公司升了职。工资可观,但就是太累了。


 


加班到深夜,黄仁俊揉了揉布满红血丝的双眼,现在的自己和学生时代的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差别。把电脑关机,黑色屏幕上映出自己的脸。岁月在脸上留下痕迹,毛茸茸胡须渐渐长出来。自己又瘦了许多,在灯光下凹陷的脸颊显得十分明显。眉眼间透露着成熟,他已不是那个需要人保护的柔弱小男孩了。


 


看了看日历,黄仁俊喝了一大口咖啡。李马克怎么样了?期间他给李马克写了好几封信,然而每次送到公安局后都了无音讯。


 


所以,黄仁俊想,我乖乖等李马克回来。


 


姆明公园要关闭了,黄仁俊想赶紧再去看一看这个充满甜蜜羞涩回忆的地方。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姆明的爱已没有曾经那么浓烈,但看到它还是会心情愉悦。


 


那个与他一起坐过的长椅不见了,变成了一大片绿草坪,一起坐过的过山车听说有一次出了故障,就再也没有运行过。姆明餐厅的人也渐渐变得稀少,现在不需要预订也可以坐到位子。


 


黄仁俊简单点了餐,看着面前小孩子开心的打闹,那是属于他们的单纯与快乐。真想回到小时候啊,黄仁俊想,真想永远快乐下去。


 


“黄仁俊?”


 


黄仁俊凭借记忆很容易的就认出了着低沉有磁性的声线。


 


“罗渽民!好久不见!”


 


对面的人露出八颗牙齿,笑容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刘海被撩了上去,浓密的眉毛透着坚毅。看着他穿着正装,黄仁俊感叹,我们都长大了啊。


 


黄仁俊发现了他牵着的小姑娘,睫毛和罗渽民一样,又细又长。


“你都有孩子了啊!”


 


“是啊。”罗渽民有些羞涩。“这年纪,该结婚了。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


 


让孩子去儿童区玩滑滑梯了,罗渽民坐在黄仁俊对面。两个许久未见的同学开始交谈起来。曾经幼稚的敌对关系在时间的沉淀下逐渐消失。


 


“你过得怎么样,考了哪所大学啊?”


“A大,现在在B公司,工资凑合。”


 


“那不错!”罗渽民拍拍黄仁俊的肩,


 


“哪有你好啊!”黄仁俊笑,“现在都有家庭了啊!”


 


罗渽民有些害羞,“妻子是高中的学妹,孩子4岁了,但我在公安局工作不能经常陪她,所以正好今天有空就带她出来玩了。”


“公安局?”


“对,就我们这最大的那个公安局。”


 


看着黄仁俊,罗渽民笑笑,“你哪天有空来公安局一趟吧。”


黄仁俊笑:“我为人正直遵纪守法。”


“我知道。”罗渽民也笑,“你有空就过来看看我吧。”


 


黄仁俊忙着答应,喝了口饮料。时间也不早了,罗渽民带着女儿匆匆道别拿,留下黄仁俊一人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筷子的手僵在空中,接下来黄仁俊吃饭一直心不在焉。


 


为什么要难过呢,明明什么都没问。


黄仁俊犹豫再三还是在双休日去了公安局。随便拉了个工作人员就说要找罗渽民。得知罗渽民不是那么容易见到,无奈黄仁俊打了他电话,才见上面。


“你终于来看我啦。”


“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些事。”


“关于李马克的。”


“……你果然还是那么聪明。”罗渽民从一个上了锁的抽屉中拿出厚厚的一叠信封。


“你看看吧……不,你回家再看。”


黄仁俊接过信封,看着罗渽民的眸子,异常平静。有些信封边角已泛黄,看起来时间比较久远了。黄仁俊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安慰,原来自己的信他都有看。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低估他了。”


“没事,那我先回去了,你继续忙。”


“改日一起吃饭啊。”


“嗯。后会有期。”


走出公安局的时候黄仁俊抬头望了望,天空泛着青葱色,和高考那天一模一样。


#


树荫下的科士兰墓园显得清幽祥和。


道路宽阔,古木参天。草坪中立着一座座墓碑,大小高矮颜色都不一样。黄仁俊找到了几座碑环立成圆形的,是家族墓地。每座立着的碑,前面都有很小的一块地方,用矮矮的小栏杆围起来,不知是谁在里面种植了鲜花,给这里肃穆沉郁的基调上增加了不少暖色。


他的前面,种的是白玫瑰,还有几枝紫色的勿忘我。


黄仁俊将自己手中的黄玫瑰轻轻插入其中,凝视着面前这座不高不矮的墓碑。银白色的石碑上刻着十字架,边上雕刻着精美的欧式花纹,看起来这块墓碑价值不菲。


黄仁俊起身,凝视着他的名字。即使是被刻在石头上,那七个字母也非常好看。是基督的孩子啊,他会被保佑的。


玩耍的金发少女站在他旁边,递上一个棒棒糖,“Please don't  be sad.”


微笑接过,轻轻揉了揉她柔软的金发。


“Thank you.”


泪水模糊了视线,他觉得自己心口就像被刀化了一道,疼到快要窒息。回想起曾经那一段如珍珠般宝贵的岁月,黄仁俊咬紧牙关。


其实自己早就料到,得知被打的人在医院里死去,他就知道,李马克,回不来了。七年了无音讯,只是不愿相信,心里还抱有一丝丝希望。


自己还是不了解他,甚至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找不到他的踪迹,更别提什么心有灵犀。


“2017年6月20日


仁俊啊我想吃你煮的绿豆粥。这儿的饭太难吃了,但我在这里很好,你别担心。


6月25日


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好像能把烟酒戒掉了!


6月28日


你去了哪所大学?别再熬夜看书了,到大学里就放松放松吧。


6月30日


我好累。


7月1日


我不知道我的信能不能到达你手上,希望能吧。


7月10日


我好怕,我坚持不住了。


7月15日


我不想让法官审判我。我怎么办。


7月17日


我好想你。


7月19日


你别等我了。”


姆明公园正式关闭,高中搬迁,父亲车祸。


黄仁俊含泪苦笑,自己真是厉害,练就了强心脏,爱上了触犯信仰的人。


黄仁俊等了八年,但他终是不会回来了。消失在尘世间,融化在白云里。对彼此的情感两人都知道,黄仁俊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和他讲一声“我爱你。”


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撒在墓碑上映出铜钱般的光影,把他的名字呈现出了两种格调的颜色。黄仁俊想,你看看你,到死还是那么帅气。


他从包中拿出一个带有他味道的信封,轻轻放在鲜花后面。


“I love you.”


我不会活成你,但我会带着你,继续面对未知的明天。感情终结。谢谢你陪伴我,谢谢你依靠我,谢谢你爱我。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die. 


黄仁俊又深深看了一眼他的名字,笑得安详,


“Mark,let's go home.”


“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 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完】







2016年8月2日


李马克在监狱死于服药过多


2017年7月19日


黄仁俊死于回国飞机失事